两抹彩云飘出记忆的艳阳
广告位 ID:14

两抹彩云飘出记忆的艳阳

2018-04-09 19:28:34热度:作者:来源:
广告位 ID:12
广告位 ID:13

 两抹彩云,飘出记忆的艳阳,我没有哭过。

  有次我们去亚特维岛附近的海边,抵达的时候整个海滩非常的空旷,海风一如想象中咸涩,我们找了一块靠近岩石的地方。

  我说想去找点贝壳之类的什么东西来玩一玩,你笑着说我傻游戏中的海滩是不可能有的,我不信,扯着紫月舞裙赤着脚找遍了整个海滩。

  但结果确实属实,到最后我也看不到甚至几枚指甲般大小的海螺,甚至我不知道那些想象中的是不是海螺,因为它更像是裹着沙子的变形的壳。

  疯了一圈我回到原地,你发了一个呆呆的表情,还是静静的坐在原地。海在眼前绕了一个圈子,看起来非常冷漠又寂寥,风弹着他,也只能抵达浅浅的表层。

  我问你工作怎么样了,你“嗯嗯”地简单回答着,眼睛望着远方,伸手揽了我的肩。

  天空上挂着几颗提前出来的星,而天空是橙红色的。

  一直过了很久很久,我几乎忘了呼吸时,我感到你仿佛拉过我的手,有节奏的轻轻按着,力量传递过来,却显得非常冰冷。

  我回过脸来看着你,你的瞳孔里映着海面和天空,它们被浓缩着,是一个光斑似的圆,让人联想到我们,好像只是依偎着。有什么会为我们而改变,腐朽的只有周遭,它们绕过我们前行。

  “它被炎热的灰尘所闷死,它被正午的阳光所烧伤,……它被创造到世上,只不过是为了紧靠着你的心口,就只生存那一瞬间的时光。”—我读过的一首诗。

  一隙阳光,照出扇形的白亮。大概要过多少年,我才能看清当时包裹住我们的是那么脆弱的幻觉呢,就像是一只指甲般大小的螺蛳壳。

  但我那时仍然没有动摇和怀疑,我心里还是满溢的,它们冒着慌忙而兴奋的气泡。我没有恐惧怕过未来,那是什么,那能是什么,我从不认为它有任何的侵略性,它是无足轻重的,一点幻象也能麻痹,

  我靠着你的肩膀,你的手指覆盖着我的手指,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气息,非常具体而独立的它们笼罩了我。

  那就是一些永恒的东西,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永恒这个词语更强大了,我想自己是爱你的,那爱就是没有解药的东西,它能接连地接连地毁灭一切,当一切一切都化为尘土,另一颗心也容不下它,

  “它被创造到世上,只不过是为了紧靠着你的心口,就只生存那一瞬间的时光,”—屠格涅夫的诗

  暑热扬起灰尘,从头覆盖下来,一颗一颗掉着汗,心脏再度突然加速,它朝不知道什么方向一路狂奔而去,闭着眼睛独奔。

  仿佛一隙阳光,照出扇形的白亮,在我的世界里投射了无数画面,它们像隔世的电影,播放着无声的影像,带来的是荒芜的海。

  曾经那些被我所融化的东西,到最后它们融化了我,囫囵的吞下了我们的糖衣外壳,那些于年少是熠熠的糖衣,留下最后灰陋的核,错的错了,坏的坏了,失踪了,分离了。

  到最后融化的是我,我没有哭过。

广告位 ID:15
广告位 ID:16
广告位 ID:17
广告位 ID:9
广告位 ID:10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 ID:11
广告位 ID:11